Post Jobs

环境保护部通报多家商厦景况监测数据掺假,申论火爆

一家企业竟然把环境自动监测仪的探头放在矿泉水瓶子里,得出了一张“漂亮”的污染物处理记录表。治理造假的秘密被揭开后,该企业的相关负责人也因涉嫌伪造监测数据被移送公安机关。环保部近日发布的环境违法案件的相关信息显示,2016年年1至8月,全国各级环境执法机构共向公安机关移送涉嫌环境犯罪的案件1172起,同比上升14%。环保部今天还披露了多起企业造假的细节。(10月19日
《中国青年报》)

6月12日,环保部通报7起环境监测数据造假案例。

6月16日,山东省环保厅通报了两起环境在线监测数据造假案例,两家企业相关负责人均被公安机关行政拘留。

[原因分析]

重点污染源在线监控是环保部门监督企业的有力助手。然而,很多在线监控设备都是企业自买自用,容易导致企业传输到环保部门的数据“睁眼说瞎话”。

与此同时,近日,因自动监控造假,福建省环保厅将10家问题突出的违法企业列为省级挂牌督办对象,这也是福建省首次集中对企业自动监控造假进行挂牌督办。今年3月,在杭州市“亮剑”专项执法行动中,两家涉嫌在在线设施上弄虚作假的企业被查处。

纵观环境数据的造假问题,主要有以下几个原因:

烟囱里明明冒着黑烟,在线监控数据却显示排放达标;在线设备长期显示同一个数值,现场一看,排放惊人……近期组织的环境监督检查,此类现象屡见不鲜。6月12日,环保部通报了其中的7起环境监测数据造假案例。

山西省更是出台文件,对环境监测数据弄虚作假行为判定及处理实施细则进行规范,明确17种篡改监测数据、14种伪造监测数据的行为。

一是很多地方要求企业安装运行在线监控,但设备的采购运行费用却要企业自理,导致企业采购质量低的设备,造成数据不准或经常发生罢工等。

采样分析仪上随便接几根导线,随意篡改向环保监控平台传送的监测数据

对此,公众环境研究中心主任马军说:“近年来,环保部在不断加强对环保数据的监管,一些地方已经开始行动,山东等一些地方也在探索遏制环境数据造假新的机制,未来地方在查处环境数据造假上的力度会进一步加强。”

二是,虽然各地要求在线设备第三方运营,而运行费用也要企业自掏腰包,导致企业与在线设备运营方沆瀣一气造假的现象屡见不鲜。

环保部环境监察局局长邹首民通报的一些案例的造假事实中,有的造假手法令人瞠目。

现状:监测数据造假多人被拘

三是,环保部门监督性监测存在周期过长和监督真空,给企业造假留有可钻的空子。

4月22日,邢台市环保局联合该市公安局环保支队在对建滔焦化有限公司的检查中发现,该公司部分高浓度焦化生产废水未经任何处理,直接用于熄焦,属典型的恶意偷排偷放。此外,公司一期工程150吨/小时燃煤锅炉自动监控设备二氧化硫值为35—90毫克/立方米之间、烟尘为45毫克/立方米,环保局现场监测二氧化硫值为166—172
毫克/立方米之间、烟尘为194毫克/立方米;二期工程同样存在问题。

山东省环保厅介绍,近期发现巨野县三达水务公司氨氮自动监测数据偏低。经调查问询,三达水务公司承认私接暗管,干扰采样,对监测数据作假。巨野县环保局对三达公司处以10万元罚款,公安机关对案件实施者生产主任田某行政拘留15天。

必发365手机版,四是,对数据造假企业处罚不严。

有群众投诉,位于南京的中国水泥厂有限公司涉嫌排放废气超标、污染环境,但环保局监控平台上企业各项污染物排放指标全部达标。南京市环境监察支队到现场调查取证发现,该企业二号窑二氧化硫分析仪显示的数据是210毫克/立方米、超标5%,然而,传至环保局的数据只有23.27毫克/立方米;氮氧化物分析仪数据是881毫克/立方米,但上传环保局的是300毫克/立方米。检查人员打开监控设备发现,负责数据采样的分析仪和数据传输的工控机之间接入了几根导线,并与该公司办公室相连接,可随意篡改监测数据。

另一起案件系山东省监控中心通过污染源动态管控系统,发现日照城市排水公司氨氮自动监测设备斜率由1修改为0.5,超出正常范围。日照市环保局对该企业罚款10万元,公安机关对该企业运行班长杨某行政拘留10天。

[影响]

山东省环境监控中心近期多次通过数据审核发现,龙口矿业集团热电有限公司昼夜烟气温度差很大,怀疑该企业夜间停运脱硫设施。调查发现,该企业排放口二氧化硫浓度数据为1915毫克/立方米、超标8.6倍,氮氧化物浓度为301毫克/立方米、超标0.5倍。然而,该公司自动监测设备显示二氧化硫浓度为100毫克/立方米,氮氧化物为67毫克/立方米。检查人员对采样管路、工控机参数等进行排查,发现监测站房隔壁的房间内有矿泉水桶和氮气钢瓶,分别用于吸收和稀释采样烟气中的二氧化硫和氮氧化物,干扰了自动监测设备正常运行。

相对于山东省的两起环境监测数据造假行为,福建省查处的问题更多,数据造假的手段也更多样。

理企业污水排放,是企业的应有之责,也是环境保护部门的法定之责。然而,生产企业将污水监测管路放在纯净的矿泉水中,一张“漂亮”的污水治理监测表单,透露出的是企业在治理污染方面的枉费心机,更反映出环境治理任重道远。

数据造假约占检查企业一成,对造假责任人实施行政拘留

日前,福建省环保厅组织若干个执法小组,突查了全省50多家企业的污染源自动监控设施运行情况,并将福建馥华食品有限公司等10家问题突出的违法企业列为省级挂牌督办对象。

一些企业囿于眼前小利,在治理污染上并不积极,反而耍起小聪明,或者对监测数据造假,或者私自在排污监控网管上做手脚,对付环保部门的污染治理,虽然一时省下了治污费用,但却无形中重蹈了污染型低端发展的老路子。

近年来,自动监测设备的推广,让环保部门能在线实时了解污染源的排放状况,但也让一些企业在自动监测设备上动起了歪脑筋。

福建省介绍,已查到的造假方式包括:破坏采样管路,人为配制样品或对样品进行稀释;规避仪器采样时段,致使监控采样时总是排放达标废水;故意闲置、不正常运行自动监控装置;篡改仪器参数,改变数据修正值等。

当前,正处于治理污染的爬坡攻坚期,污水治理、空气治理本就困难重重,倘若企业不主动减排,甚至还出现数据造假,这对企业而言,难以实现绿色发展、难以实现更高的经济效益,甚至还可能频发环境污染,最终也难逃严格治理的法眼,甚至会加大治污成本。

基层环保部门对企业的造假手段最了解,在河南省西峡县环保局工作的袁书欣就曾撰文,概括了自动监控设施数据造假手段的几种类型,包括采样探头造假、稀释、修正参数、更换主控模块、旁路偷排,以及故意使监控设施不能正常运行,编造虚假理由、停用自动监控设施诸多手段。

为此,福建省环保厅责成有关地方环保部门对挂牌督办企业依法严厉查处。对涉嫌篡改、伪造污染源在线监测数据,以及不正常运行污染治理设施的,依法予以行政处罚,并同步移送公安机关对相关责任人实施行政拘留。

[参考对策]

这么多手段,是否意味着造假普遍存在?

早在今年3月,在杭州市也查处两家涉嫌在线设施上弄虚作假的企业。

中公教育总结:

环保部环境监察局管理处处长杨子江否定了这样的推测。他说,新环保法实施前,环保部对各地企业监测数据的检查工作每年都在进行,新环保法实施后,更是加大检查力度。今年在地方自查的基础上,环监局和环保部的6个督查中心检查企业1万多家次,汇总结果发现,存在问题的企业约占10%。

同时,今年6月2日起山西省正式实施《环境监测数据弄虚作假行为判定及处理实施细则》,明确了环境监测数据造假情形认定,以及对数据造假行为的惩处规定。特别强调,对党政领导干部、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篡改、伪造或指使篡改、伪造监测数据的,由负责调查的环境保护主管部门提出建议,移送有关部门予以处理。

第一,对环境监测数据弄虚作假的违法行为,必须严格按照新《环保法》的规定,除了加大、加重对企业罚款和对责任人行政拘留外,对性质严重,或造成重大环保事故的,还要追究企业责任人法律责任。

杨子江说,在线监测是个复杂的系统,从自动监测采样到仪器仪表自动分析生成数据再到网络传输,任何一个环节有纰漏,都会出现没有数据或者数据不准的情况。总体来说,检查中发现的问题还是以技术性或者管理性的问题居多,但人为故意也的确存在。

地方在查处环境数据造假上的力度在加大,未来还会进一步加强,马军告诉记者,一些地区已经在尝试处罚机制,一旦发现企业数据造假不仅仅面临处罚,还会影响企业环境信用评价,影响到企业的信贷、采购、上市等。

第二,环保部门在加大监督执法频率的同时,还要联合公安部门,借助公安部门的网络技术优势,及时发现企业的环境监测数据弄虚作假的行为,并进行查处和打击。

新环保法明确规定,对篡改、伪造或者指使篡改、伪造监测数据的,要承担相应责任。在线监测数据应该反映企业的实时排放水平,环境保护部多次表示,要严厉打击数据造假。目前,各地环保部门已对被通报企业做出了相应处罚。值得注意的是,除了对企业超标排污的罚款之外,企业篡改、伪造监测数据的行为也被严惩。例如,建滔焦化主管环保的经理张某某、仪表部经理胡某被依法行政拘留7日;南京涉事企业相关环保责任人杨某,因篡改、伪造监测数据,被处以行政拘留5天;山东龙口涉事企业环保部主任王某被行政拘留10天。

背后:屡禁不止因造假成本低

第三,一经发现社会环境监测机构及运维企业参与环境监测数据造假,除承担连带责任和追究法律责任外,还要将相关机构或企业,以及涉及人员列入黑名单,并禁止其参与环境监测服务或政府委托项目。

强化监管,改变企业在线监控设备自买自用、自说自话的弊端

为掩盖超标排放等问题,环境数据造假也一直被业内称为“潜规则”。

第四,在采购环境监测服务或在建立在线监测系统时,监测仪器设备必须具备防止修改、伪造监测数据等功能。

重点污染源在线监控,是环保部门监督企业的有力助手。然而,长期以来,在线监控设备的采购运营模式一直存在争议。很多地方要求企业安装运行在线监控,用以实时将数据传输至环保部门,但设备的采购运行费用却要自理。一些企业故意购买质量低劣的在线设备,设备运行不正常时有发生。另一方面,虽然各地要求在线设备第三方运营,但由于运行费用还是企业自掏腰包,企业与在线设备运营方沆瀣一气的情况也不鲜见。一些地方虽已出台政策,以财政资金购买运营在线监测设备,但还没有普遍推广。

新环保法实施后,对环境监测数据造假提出了更为严厉、明确的处罚措施,用法律强化数据的真实性。

针对在线数据造假,除了打击,还有别的办法吗?

然而,即便如此,环境监测数据造假的问题依然层出不穷。

此次通报案例中,山东省的涉事企业最多。“不是山东做得不好,恰恰相反,是因为他们的手段多,容易发现问题。”杨子江说,2013年以来,山东省级共查处监控数据弄虚作假案件36起,移交公安机关19起,治安拘留20余人。

2015年,全国共发现2658家污染源自动监控设施存在不正常运行、超标排放、弄虚作假等问题,17个省区市对发现的问题立案78起。环保部通报15起污染源自动监控设施及数据弄虚作假典型案例。

山东的经验,包括了分级共管、严厉的惩处制度、环保公安联勤联动等手段。更值得一提的是,当地以“技术创新”反制“技术造假”。针对监控设备硬件、软件两大类10多种造假方式,山东研发了在线监控设备动态管控系统,切断了主要软件造假途径,将影响数据准确性的关键参数在正常范围内固化,实现设备参数、运行状态和监测数据“三同时”监控,并在采样管路加装远程全流程标定系统,实现了对污染源在线监控全过程的质量控制。

马军介绍,环境数据造假屡禁不止根源是造假成本低、收益大,某省专门负责监管这方面的领导就指出企业环境数据造假的成本就80元~100元,却可以节省几十万元的环境处理成本,差距巨大,部分企业就会铤而走险。

“必须澄清企业自行监测和环境管理部门监督性监测的概念,两者不能混为一谈。”杨子江说,在线监测或者其他形式的企业自行监测数据,都是企业对自身排放行为的一种监控管理,从中可以了解自己污染治理设施的运行情况,污染物的排放状况,可能也是企业自证清白的方式。虽然这些数据在线传输到环保部门,但环保部门并不将其作为评价和执法的依据。杨子江介绍,按照目前的要求,环保部门监督性监测每季度一次,监督性监测数据也将和日常监测作比对。下一步,环保部门将在有条件的地方加密监督性监测,以此进一步促进企业自行监测数据准确性提升。

实际上,严惩之下仍难断根的环境数据造假问题,引起了环保部门的高度重视。

国家环境咨询委员会委员、天津大学法学院院长孙佑海表示,企业的排放水平与实际环境质量相关,数据不准确,周边百姓也会有知觉;进一步加大对企业污染信息公开的力度,调动公众来监督,是促进企业监测数据准确提升的有效途径。另外,加大处罚力度的同时,也要使依法尽责的人得到公平合理的对待。

2015年12月,环保部印发《环境监测数据弄虚作假行为判定及处理办法》,为打击环境监测数据弄虚作假行为提供了判定依据。同时要求,地市级以上人民政府环境保护主管部门应定期或者不定期组织开展环境监测质量监督检查,发现环境监测数据弄虚作假行为的,应当依法查处,并向上级环境保护主管部门报告。

环保部一直在加强环境监测数据的监管,包括新环保法等也对此提出了严格要求,马军认为,造假还是有一定的普遍性,识别、揭示还是要靠地方加强推进,但是,在加强落实方面一些地区还没有完全做到。

“地方在查处数据造假上的力度会进一步加强,大的方向一定是这样,随着环境监测权的上收,可以预见未来对数据有直接监管、监测权的省一级环保部门会进一步加大监管力度。”马军说。

本文刊载数据部分来源于互联网,供业内读者参考交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